2024年06月23日星期日
會務資訊
會員新訊
香港文匯​報 | 良心:茶馬古道變通途(上)
2024年05月27日
香港文匯​報 | 良心:茶馬古道變通途(上)
察瓦龍小鎮上有家遠近聞名的旅館,是全國驢友們都喜歡的驛站。這家旅館的老闆叫陳坤,是四川巴中人。從陳坤飯店的窗口向怒江峽谷眺望,遠處群山逶迤,山巔覆蓋着皚皚白雪,臨近怒江江面的峽谷底部山坡上自然生長着一簇簇參差不齊「鋒芒畢露」的仙人掌,稍稍平坦的斜坡散落着木柵欄圍住的零星農田,田邊金黃色的青稞草垛展示着一個季節的結束與另一個季節的開始。再遠處,丙察察公路如一條灰白色的細線在山麓間繞行,陽光從雪峰背後冉冉升起,心急的自駕遊小車在公路上行駛騰起的塵土讓清晨的公路更顯狂野。每當從窗口看到「丙察察」公路上跑着的車和馬,談起「丙察察」線上的人和事,陳坤總是會想起在這裏的難忘歲月,感慨萬千!陳坤見證了丙察察的歷史變遷。
更多
香港文匯​報 | 良心:藏東南大門察瓦龍
2024年05月18日
香港文匯​報 | 良心:藏東南大門察瓦龍
通過大流沙後沿怒江河谷繼續往北,不到10公里就是察瓦龍鄉政府所在扎那村了。扎那村(現在已被稱為察瓦龍小鎮)在峽谷裏半山腰的一個坪壩上,很多新建築都是藍色的金屬房頂。遠看,藍色將那些傳統建築淹沒在了人們追求現代的錯覺裏。這裏位於察瓦龍鄉中部,原來只是梅里雪山西坡下怒江邊的一個藏族村,僅有100多戶人家。在這裏,運氣好可以看到梅里雪山主峰卡瓦格博。
更多
香港文匯​報 | 良心:怒江河谷大流沙
2024年05月12日
香港文匯​報 | 良心:怒江河谷大流沙
大流沙路段在察瓦龍南行9公里處的怒江邊,距離雲南怒江州丙中洛鎮約70公里。近距離觀看,這一片山體岩壁裸露,面目猙獰。山坡上鋪滿了大如拳頭、小如鳥蛋的石塊。碎石主要是堅硬的灰色石頭。令無數人「談之色變」的是,稍有風吹草動,大流沙面上大片的堅硬銳利的石頭,隨時可能從高高的陡坡上飛滾而下,在極速的滾動中又互相撞擊成碎石,並發出令人心膽俱裂的隆隆聲。若人車路過,車會被砸成碎片,人會被壓成肉漿。因此大流沙原來的名字當地人稱之為「飛沙坡」、「滾石坡」或石瀑。後來起「大流沙」這個浪漫的名字,是因為遠處遙望,看上去這一片好像流動的沙子,壯觀大氣,給人以一瀉千里、勢不可擋之感。
更多
愛情真毒藥 羅密歐與茱麗葉悲劇遺憾
2024年05月11日
愛情真毒藥 羅密歐與茱麗葉悲劇遺憾
中法建交60週年之際,香港歌劇院在文化中心為觀眾上演一齣經典歌劇「羅密歐與茱麗葉」,這愛情熱烈而淒美,充滿勇敢獻身的激情,男女主角為情服毒而死,讓現代的我們情何以堪。
更多
「南來作家手跡遺物展—— 走進文學時光的捲軸」今日開幕
2024年05月11日
「南來作家手跡遺物展—— 走進文學時光的捲軸」今日開幕
由香港文學館、香港作家聯會及中國現代文學館主辦的南來作家手跡遺物站於今日在中央圖書館開幕。是次展覽共展出24位重要南來作家的手跡和物品逾300件,其中近200件為原件,是香港歷年最具規模的南來作家主題展。此次展覽的展品呈現出南來作家在香港的創作軌跡,凸顯他們對中華文化的傳承及對香港文學的深遠影響。
更多
大公報 | 郭一鳴:建立金庸紀念館 弘揚俠之大者精神
2024年05月10日
大公報 | 郭一鳴:建立金庸紀念館 弘揚俠之大者精神
上月底到西九故宮參加新聞聯主辦的「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紀念金庸先生百年誕辰」論壇,那天感冒未癒,戴上口罩出席,收穫滿滿。近期此間有多個紀念金庸的活動,各有各精彩,主題多聚焦金庸的武俠小說,當中的江湖人物、故事情節,以及背後的中華文化傳統和愛國精神。新聞聯主辦這個論壇,其中一個原因,是金庸先生作為報業鉅子,生前對新聞聯支持關愛有加。二○○六年六月二十七日,人在英國的金庸先生親筆回覆時任新聞聯主席張國良,欣然應邀擔任新聞聯名譽主席,並且題詞:「自由評論,忠實報道。盡我新聞工作者天職」。特區政府政務司司長陳國基和新聞聯主席、香港大公文匯傳媒集團董事長李大宏、新聞聯會長張國良等分別致辭,緬懷金庸對中華文化和香港新聞事業的巨大貢獻。
更多
一抔德化土,千年絲路情|中法十年合作「中國白」再次走向世界
2024年05月05日
一抔德化土,千年絲路情|中法十年合作「中國白」再次走向世界
一抔德化瓷土,承載著千年絲路精神的深厚底蘊。這份來自古老東方的智慧與匠心,在瓷土間流轉,凝聚成一件件精美的瓷器。它們跨越山川大海,成為連接東西方文明的橋梁,共同見證了人類文明交流史上的輝煌與滄桑。
更多
大公報 | 郭一鳴:閱讀日讀書分享會
2024年04月26日
大公報 | 郭一鳴:閱讀日讀書分享會
本周二,四月二十三日是本港第一個「全民閱讀日」,匯賢智庫舉辦讀書分享會,題目是「一帶一路與中國創新型企業的發展」,由海上絲綢之路協會總裁黃彥勳分享閱讀《潮起:中國創新型企業的誕生》一書的心得。當日天氣時雨時停,但仍有不少熱愛閱讀的市民出席分享會。在人人擁有社交媒體,網絡資訊傳播無孔不入的今天,讀書風氣漸失,再如此下去,恐怕連「讀書人」這個稱謂也可能成為歷史。特區政府響應世界閱讀日而設立全民閱讀日,初心可嘉。一九九五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四月二十三日定為世界圖書與版權日(World Book&Copyright Day),又稱世界閱讀日,希望藉着這個日子,向大眾尤其是年輕人和兒童推廣閱讀和寫作。
更多